心理新闻

我看中华民族心理


        中华民族历史源远流长,华夏文化辉煌灿烂,汉唐盛世无论是文治还是武功在当时的世界上无与伦比,中国古代文化深刻影响了日本、朝鲜、越南等周边国家。
当然中国传统社会,不像后来资本主义社会的市场经济,更没有而今因特网的传播手段,其文化影响之所及也只能是中国相邻国家。


        历史上的辉煌,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非常自信,当年的统治者都把自个的王朝叫“天朝”,臣民也把自己的国家叫中国、神州、华夏,其他民族叫“蛮夷”“夷狄”等,其自信中蕴涵着自大。


        但是,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华民族开始了近百年屈辱历程,不要说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等大国当年欺负我们,就连欧洲一些非常小的国家也敢骑在我们脖子上。
随着中华帝国与外国列强在战争中,一次又一次失败,签定了一个又一个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真是丧权辱国之甚,无以复加。当年的天朝,成了列强分瓜的宴席,神州成为西方魔鬼翩翩起舞的人间地狱,中华民族经历了前所未有心灵屈辱和精神蹂躏,上海租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招牌至今仍撕裂着每一个国人的最低人格尊严,后来日本帝国主义完全占了中国东北、华北、华东等大片国土,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巨大危机。


        这段历史使我们民族显得又很自卑,媚外、排外、仇外实际上就是这种极端自卑心理的本能反应。


        总而言之,中华民族曾经经历了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辉煌时代,也遭受过近代其他民族历史上少有的屈辱,导致民族心理存在巨大缺陷,自大与自卑往往交织在一起,使其在与其他文明与民族进行文化交流时,产生剧烈的文化冲突。


        历史上存在过和现在仍有很大市场的过激民族主义心理实际上就是这种不健康民族心理的集中体现。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国民,在对外交往中,最好的心理状态是不卑不亢,知道自己民族的长处,也承认别的民族优点,清楚自己民族之不足,也懂得别的民族短处。
特别在信息化和全球化时代,一个理智的心理健康的国民、民族、国家能够作出有利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文化选择,而一个非理性的心理不健康的国民、民族、国家会选择不利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方略,会一味拒绝PS价值,将自己自外于世界文化之林,甚至不自觉地做全球文化异类,最后必然会被排斥在全球文明之外,造成自己民族文化的萎缩,从而逐渐失去民族文化的造血功能和创新活力。


        对民族不健康心理的矫正对中国文化的现代化来说至关重要,迫在眉睫,必须引起庙堂和草莽的共同高度关注。